新闻中心
综合新闻
学术活动
科研动态
研究生新闻
通知公告
学术报告
公示
 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研究生新闻
2010级新生入学社会实践活动之三峡游记
2010-09-07 | 编辑: | 【  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
“自三峡七百里中,两岸连山,略无阙处。重岩叠嶂,隐天蔽日。自非亭午夜分,不见曦月。”这是北魏时郦道元所写地理名著《水经注》中描述三峡的一句话,是我上初中二年级时从语文教科书上学来的。近十年过去了,《三峡》这篇文章,我依然能倒背如流。《三峡》以凝练生动的笔墨,描绘出三峡雄奇险拔、清幽秀丽的景色。景中融情,情随景迁,简洁精练,生动传神。尤其“两岸高山,略无阙处,重岩叠嶂,隐天蔽日”一句,寥寥数笔便形象地勾勒出三峡磅礴逶迤、雄伟峭拔的整体风貌,大有身临其境之感。

三峡真的有如文章所写的那么美吗?人间真的有如此仙境吗?自此,我对三峡充满了无限的向往和憧憬,希望有朝一日能有幸一睹三峡的天姿。

大学毕业后,我考上了中国科学院武汉物理与数学研究所。开学第一周,所里组织社会实践活动,其中一项就是游览三峡,我欣喜若狂,十年的渴望,终于可以得偿所愿。

2010年9月2日早上7点半,我们早早驱车出发,历时5个小时,终于来到了三峡所在地宜昌,在太子酒店草草吃过午饭,便匆匆前往三峡景点了。

进入三峡景区,我们都不禁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震撼了。三峡两岸群山连绵,峰峦竞秀,悬崖峭壁如削,怪石峥嵘,峡内迂回曲折、滩多水急,美不胜收。不愧为长江上最为奇秀壮丽的山水画廊。正如郭沫若在《蜀道奇》一诗中所描述的那样——“万山磅礴水泱漭,山环水抱争萦纡。时则岸山壁立如着斧,相间似欲两相扶。时则危崖屹立水中堵,港流阻塞路疑无。”

三峡的山水画廊有达数百里之长,竟无一处景致是重复的,唯一重复的是群山的翠绿,是美的重复,所以你绝不会觉得造物主在作过于冗长的文章。这里所汇聚的力度和美色,铺排开去几千公里,也不会让人厌倦。 这就叫气象万千——这里的群峰,重岩叠嶂,峭壁对峙,烟笼雾锁;这里的江水,汹涌奔腾,惊涛拍岸,百折不回;这里的奇石,嶙峋峥嵘,千姿百态,似人若物;这里的溶洞,奇形怪状,空旷深邃,神秘莫测……三峡之一山一水,一物一景,无不如诗如画,令人心驰神往。

然而,真正来到江边,亲临如削峭壁下滔滔江水之惊涛拍岸,才发现,形容三峡的所有词汇都是多余的。余秋雨先生说得对,过三峡本是寻找不得词汇的。只能老老实实,让嗖嗖阴风吹着,让滔滔江流溅着,让迷乱的眼睛呆着,让一再要狂呼的嗓子哑着。什么也甭想,什么也甭说,让生命重重实实地受一次惊吓。千万别从惊吓中醒过神来,清醒的人都消受不住这三峡。

令人消受不起的,不只是三峡的美,还有三峡的历史。

有的人因为王昭君而记住了三峡,有的人因为三峡读懂了王昭君;有的人因为李白而记住了三峡,有的人因为三峡读懂了李白;有的人因为屈原记住了三峡,有的人因为三峡读懂了屈原……这就是历史,有很多人稍晓历史就知道了三峡,也有很多人因为三峡而读懂了历史。

有同行的游者突然唱起京剧《白帝托孤》,猛地,山水、历史、童年的幻想、生命的潜藏,全都涌成一团,把我震傻了。抑扬有致的声腔飘浮在回旋的江面上,撞在湿漉漉的山岩间,悲忿而苍凉。“朝辞白帝彩云间”那纯银般的声音找不到了,一时也忘却了李白的轻捷与潇洒。

我想,白帝城本来就熔铸着两种声音、两番神貌:李白与刘备,诗情与战火,豪迈与沉郁,对自然美的朝觐与对山河主宰权的争逐。它高高地矗立在群山之上,它脚下,是为这两个主题日夜争辩着的滔滔江流。

长江不仅仅有白帝城,也不仅仅有李白和刘备的故事,长江承载的历史太久远了。

三峡中那个叫作秭归的地方是屈原的故里,也是王昭君的故里。

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吾缨;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吾足。”屈原的一篇《离骚》道出了多少令人心酸的往事。屈原就是这样一个人,一个比李白还老的疯诗人,太不安分,长剑佩腰,满脑奇想,纵横中原,问天索地,最终投身汨罗江,一时把那里的江水,也搅起了三峡的波涛。

“燕支常寒雪作花,蛾眉憔悴没胡沙;生乏黄金枉图画,死留青冢使人嗟。”一曲昭君出塞,唱出的是一段令人泪下的历史——一位女子承担了太多沉重的历史。也许是三峡的激流把这位女子的心扉冲开了,顾盼生风,绝世艳丽,甘心远嫁给草原匈奴,终逝他乡。她的惊人行动,使中国历史也疏通了一条三峡般的险峻通道。

看来,从三峡出发的人,无论是男是女,都是怪异的。都会卷起一点旋涡,发起一些冲撞。他们都有点叛逆性,而且都叛逆得瑰丽而惊人。他们都不以家乡为终点,就像三峡的水拼着全力流注四方。

那些在江边惊叫的外国游客,那些还在向余秋雨先生探寻三峡的外国朋友,你们不懂三峡,因为你们不懂三峡的历史。

请不要再惊叫了,请不要再探寻了,让三峡静一静吧,三峡注定是一个不安宁的渊薮。凭它的力度,谁知道还会把承载它的土地奔泻成什么模样?

傍晚时分,我们悄悄的离开了三峡,没有回头,没有告别,没有激动。

(作者:武魁军)








 
  相关新闻
中国科学院武汉物理与数学研究所
地址:武汉市武昌小洪山西30号 电话: 027-87199543 邮政编码:430071
ICP备案号:鄂ICP备0500197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251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