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学传播
媒体报道
科普文章
科学图片
 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科学传播 > 科普文章
“媒体通”是怎么炼成的
Marina Joubert是来自南非的科学传播顾问,也是科学发展网络(SciDev.Net)科学传播版的协调人。在本文中,她详细解释了为何科学家应以与媒体打交道为乐,该怎么练就“媒体通”的本事。
 
在日常生活中,我们通常根据在大众媒体所了解的信息,做出判断与决策。对于大多数人而言,媒体甚至是获取科学信息的唯一渠道。科学界再也无法否认媒体的重要性。尽管如此,还是有很多科研人员没有接受任何关于公开演讲、接受采访或面向公众写作方面的训练,因而他们回避媒体采访及公众平台也就不足为奇。
 
“南非科学家们在科研方面很有创意,往往广受国际同行的尊重和认可。”南非公共广播公司的科学记者Christina Scott说,“但他们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与普通民众沟通。”
 
大部分情况下,科学家和新闻工作者之间的关系很僵硬,有时甚至近乎敌对。双方都有说不完的抱怨——科学家质疑记者准确报道的能力,记者则抱怨科学家太难沟通,行话连篇。
 
要改变这种状态,需要双方的共同努力。一旦双方达成共识,这种建立在互信基础上的关系将造福于整个社会。对于科学家而言,在其职业生涯中,和几个记者保持良好的关系,极为重要,有时甚至至为关键。
 
“沟通也是科研工作的重要方面,需要认真对待。”马拉维的获奖科普作家Sandy Dacombe说。
 
为何在意媒体报道?
 
如果有人认为与公众沟通不是科研人员的责任,那么该考虑如下几点:
 
* 大部分科研项目由公众税赋支持,公众具有知情权,故科学传播是科学家道德责任和职业责任的一部分。
 
* 在民主社会,公众对科学具有发言权,其对科学问题应能做出理性判断,故他们应该能以一种合适的方式(而非被临幸)了解科研项目,实现双向对话。
 
* 和媒体打过交道的科学家发现,在媒体上的露面,让个人、科研项目、科研机构明显获益。媒体可被视为争取最终受众、科研资助者、政府支持、及其他科学家的有力手段。
 
* 科学家也读报。如,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曾调查发现,被《纽约时报》报道过的论文比未经报道的论文引用高70%。
 
* 科学家不仅是和媒体沟通,而是通过媒体和各种不同的受众沟通。
 
和媒体合作的战略
 
不同科研阶段、不同类型的故事,需要不同的媒体战略。与媒体成功合作需要时间、实践,并要愿意了解记者的工作及其需求。有一些简单的指导方针和技巧可供参考入门:
 
答应记者的采访,并将故事拟人化。很多记者抱怨找不到科学家采访。记者往往想采访切身参与工作、出入实验室的科学家,而非其系主任、合作伙伴、助手,更不是整个研究团队。
 
此外,科学是关于事物的,而新闻是关于人的。因此,在讲述故事时,将故事拟人化并传达个人感情,会让故事更有卖点。且记者只是想让你向普通老百姓解释你的科研工作,故不要居高临下,或是假装自己很忙。
 
什么是新闻?如果科研进展是世界第一次、历史最悠久、规模最大或最小,等具最高级修饰的,就可能成为“硬新闻”。但通常这些信息会被隐藏在新闻稿中了。一定要确保将最重要的信息清楚地表达出来。因为每天都有数百条新闻线索在编辑或记者的眼前传递,他们对你的新闻线索可能只有几秒钟的注意力,新闻要能快速抓住其注意力。
 
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。记者的工作时间紧迫,新闻业的性质要求他们在同时考虑几个新闻故事,因此他们没法等到第二天、甚至一小时之后再答复。作为科研人员,在安排日程时,应优先考虑媒体采访,必要时甚至要放下其他事情。这样做并非要给记者面子,而是利用媒体与成千上万的受众沟通是机会,而非干扰。
 
竞争很艰难。让媒体报道自己的科研故事并非易事。在很多地方,编辑都相信只有灾难、政治或体育故事具有新闻价值。因此,科研人员必须好好“编故事”,突出其兴奋点和相关性,抢占记者及编辑的注意力。
 
准备与实践。挖掘科研故事的有趣角度需要时间。科研论文的摘要肯定行不通,因此在联系记者或是回复其采访时,需要仔细考虑如何活灵活现地讲叙故事?比较、类比、比喻,这些方法可能都有助于解释科研工作。在准备接受采访前,最好请非科学家的朋友,听听你的故事。其他的准备工作还包括了解特定媒体或栏目、采访的形式等。
 
确保采访正常进行。采访中,确保始终坚持主题,不要离题到不相关的领域,也不要被不相关的问题所奴役。采访前,如能将问题或回答做成卡片,将帮助记住要说的话,并保持要点,帮助记者准确地报道故事。如果受访人分心或开小差,记者可能也会随之失去兴趣,或是写出完全不同的故事。
 
强调所要表达的角度与信息,确保准备了相关的支持性材料。强调科研发现,而非科研方法(除非涉及一些非同寻常的科研方法,记者不会关注科研方法)。此外,需要给记者名片,保证他们正确表述你的姓名和工作单位。
 
关于录音。很多记者可以接受“不录音”的要求——但记得要在采访前提出该要求。然而,也有人不愿意接受这样的要求。如果不确定或不信任记者,也可以自己拿出手机录音。不要给自己在采访时说某些不该说的话的机会。
 
保持简短。对于特定采访,要选择三至四个要点,因为时间关系,尝试解释关于科研的所有问题是不可能的。在接受不同采访时,可选择不同角度。但每篇文章或采访都必须简短,突出重点。
 
看着记者的眼睛说话。接受采访时,和采访者保持眼神接触。眼神四处游离,会让你看起来诡诈多变。此外,切记一定别戴墨镜接受采访。
 
图片胜过千言万语。引人注目的图片几乎可以保证良好的媒体报道。电视报道可以让某项运动声名噪起,而报纸上配有文字说明的彩版图片比单纯的文字更有吸引力。在接受电台采访时,最好也能栩栩如生地描述图片,帮助听众去想象你所描述的一切。
 
用简单易懂的语言。对于自己的研究,科学家应该愿意解释,再解释。如果媒体记者不明白某个概念或议题,受众也不会懂的。
 
善用技巧。接受采访时,你不仅代表自己的学科,也代表整个科学界。因此,你有责任不仅讲述自己的科研故事,也要表达科学的意义、有趣性,并介绍一些鼓舞人心的科学发展。这就需要用到一些视觉语言、图像、及短且强有力的声明,带动受众的想象力。一个充满活力和热情的受访者将很快获得观众的关注。这是向公众展示科学是值得投资、科学提供了伟大职业生涯的机会。
 
利用已有新闻由头。如果和研究相关的某个议题已经被媒体广泛报道了,则可以抓住这个好时机,联系媒体做采访。
 
理解媒体,尊重记者。了解媒体的工作性质,包括时间紧迫、语言简洁、快速等。这将有助于预测他们的需求和方法,和记者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。科研人员有专业知识,记者了解受众的需求。双方必须找到共同点,并尊重彼此的专业知识。
 
巧用数据。过多的数据不仅会影响记者的报道准确度,也会使读者很难理解。因此,与其说25%,不如说“四个人中有一个人”,也可以用对比的方法解释大小等。
 
审稿要三思。科研人员有权利要求审稿,如果有误引,也可以抱怨。但是一定不能试图改变记者的表达方式、观点或文章风格。记者报道某个议题时,往往会采访很多人,因此有无必要审阅全文,要三思而后行。
 
审稿时,要学会看全局,只要文章的核心正确,有些小的理解错误可以忽视。此外,不要仅从个人的狭隘角度看文章,因为记者往往会尝试从更全局的角度分析某一问题。
 
与媒体保持接触。读报、看电视、听广播,好好研究媒体,看哪些媒体更适合传递你的科研信息。通过这种方式,也可以更好地了解记者。
 
很少有科学家天生就擅长科学传播,但尝试得越多,你将会成为越来越好的传播者。参加媒体培训、传播课程等也很有帮助。通过不断的实践,成为“媒体通”,是指日可待的事。
 
《科学新闻》 (科学新闻2011年第12期 科学传播)








 
  相关新闻
中国科学院武汉物理与数学研究所
地址:武汉市武昌小洪山西30号 电话: 027-87199543 邮政编码:430071
ICP备案号:鄂ICP备0500197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2512号